Friday, February 25, 2011

抗爭

抗爭的人是什麽心理?

有吵的小孩有糖吃?群眾是盲目的?一口氣沒有疏解?

每個國家都會明明白白的寫在憲法中,人民為主,有集會結社的自由。官逼民反,古有明訓。造反是要流血的,所以有理智的人民,難以變成群眾成事。可是有這些帶動風潮的人,領導著前仆後繼的把薪火相傳。力道就要看這個奮鬥的理由大不大?革命黨以主義產生信仰,再生出力量,這個主義還不只一個,由歷史上看是五花八門的,已經可以知道是沒有一個主義是那麼的理想,在不同意識形態下,有時是相對立的。有些是對抗資本主義!有些是要鞏固自己血緣的一群人,有些是基於宗教的信仰,理論上和平共存是應該可以的,決定誰當家卻常常是基於武力。有力量的人當然有他的思想傾向。對立不同意識的人絕對是不會感到舒適的。

當社會上本來微小不起眼的道理慢慢成為大多數人的依歸時,這個轉變過程就幾乎是會痛苦的。當權的人可以把一切不信他的人,起來集結群體反抗的人暴虐的壓制改變,鬥爭的結果,也就是我們老祖宗常說的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

國家的要素中民眾土地是恒存在的,政府主權則可能更換,假如是被侵略的結果,必然主導其事的國家有許多利益壓迫的糾葛,自顧自外去管別國是懷抱理想還是想獨尊於天下?以前的共產國際及今日的美國輸出民主都是例子,紛紛擾擾下吃虧的還是人民。如果執政者和平輪替是人民的幸福,暴亂死人傷財的是大多數的國家會經歷,何去何從?只想和平可能嗎?世界上有永遠不墜的政權嗎?

許多思想是有傳承性,一代自然的傳給下一代,也許一時的被打壓,有書有歷史可看時,思想終究是存在那,如果環境改變,沒人被迫害時,那些反對迫害的思想還有用嗎?要想影響大多數人。像進化論一般的由消到長改頭換面可能要數萬,數億年才可能。極端的想法應該就似數學上的常態分配一般, 這些少數不同的看法,如果沒有影響到當權的地位,當然可以容忍。一旦是風起雲湧的成為另一個顯學時,多少磨擦,多少頑抗,是人類社會的宿命吧。

可達費怪他國家的年輕人被蓋打組織在咖啡裏面下了迷幻藥。不理性的抗爭他在位40年的政權,那些抗爭人的原因那會如此簡單?民怨如果累積起來,聚眾鬧事就不是新鮮事了。警察要求群眾解散而不可得,一流了血,優勢的壓制了也成,就怕局勢失控。

連美國這樣號稱民主自由都會有暴亂。多年前1992洛杉磯因為一位黑人RodneyKing被白人警察圍毆,法庭判警察無罪引起了黑人區,老韓區的暴動,趁火打劫的民眾一大堆。損失巨大。電視看起來是波及很大,其實,咱們在洛杉磯別處的一點影響而已。黑人區自己裏面損失大。也死了50多個人。抗拒司法不公是最大的原因,先前一位韓裔背後槍殺一位15歲的黑人小孩被輕判也是有關係。也是幾天就平息,不會是變天大亂。

一時的動亂若是可以影響到政權的轉變,一定是有權的人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結果。壓制只是一時的,老大顢頇的昏庸執政的人光有武力是不成的。

國家力量集中的政權對反對人士的抗議通常是會限制。多麼大的高壓也都會有許多騷亂。如果那些警察軍人也都是同情抗爭的人時,場面就不好收拾了。目前看到利比亞那些鐵硬冷血的軍人常常是毫不相關的打手傭兵。假如抗爭理由不是那麼合理化,也許群眾幾天就消失,畢竟,如前所述,要活下來才是所愿啊。我們拭目以待吧。

Sunday, February 13, 2011

2011年2月12日的聚會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二月,常跑洛杉磯的梁浩同學帶著他妹妹,號稱最美麗的祖字輩的梁薇又來了。金爺世平早早的就下達了動員令,要在2月12號聚餐。還和北加州空小的春節聚餐沖堂。當然也沒有關係,開玩笑的說只好去怪梁浩那時候不來,不過,知道他兄妹兩來的原因也沒有話講了,他們這次是來幫忙友人,共同解決問題,度過難關。

世平是以平常心吆喝大家,只是用電郵,沒有特別的再一個個打電話。我也比較忙,也只用電郵,所以能有40個人來也不錯了。而且近1/3 是屏東,嘉義,空小的。可見不同地區的空小也是認同空小一家的概念了。

其實大多數的我們一有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人要聚會,只要有一點共同背景,都很高興的和吆喝的朋友一道去玩玩。畢竟,過了知天命,年近耳順的時候,和眾人過個高興的一天比一個人胡思亂想或者無所事事的好太多了。

這也應用在現今我們的身上,所以這個小聚會就高高興興的在阿卡迪亞的采味樓舉行。正好紐約的楊愛倫同學也在她母親那,我和逯均5點去接人,不料605公路塞車,只好遲到了。臨時,嘉義空軍眷屬季京桂來電,感冒來不能前來。我們同屆的張燕要參加另一個聚會,可能晚點來,她就不吃飯了。

扣了這些,我們也有新的人來,周建忠的姐姐周柳娟和周鳳娟參加來,還有一位台北空小的邵佩玲,好熟的名字,原來是以前電視演員,她的姐姐邵佩瑜可是記得的。她是嘉義劉鎧麗的朋友,一起來。他們那一桌以屏東空小為主,劉俊華在保富銀行做,她的姐姐劉瓊華在一家牙醫診所--昔日工作,她們母親住在阿卡迪亞附近的一處養老院,也一起來。屏東空小還有一位黃蘅茹,加上嘉義的朱麗麗,她哥哥朱紹軍也臨時有事。還有台北空小的韓秀明。周建忠領導徐蓓蓓,周家兩位姐姐等,全部是女士們。

我們這一桌是台北的祝錦榮,她難得晚上出來,因為前幾年她流年不利的招到一些偷啊搶的事情,餘悸猶存。我們在外都要小心啦。郭應蓮也來了,我和我姐周曉訥,我的領導周迪,同村的鄧光華,他班上同學女生王嘉樂,紐約來的楊愛倫,疏散過來的屏東劉瓊華。

隔壁的一桌只有一位女生,高志青的名字又十足的是個男生名!她的先生毛節盛可是大名鼎鼎的飛行員,以螺旋槳飛機打下過米格機的。其他都是男的。有前空小校友會長楊賢怡,難得他由北嶺趕來,還負責這一次在台北舉行空小校友會的事情,勞苦功高。一位馬小伯,開宴會時有了他就不冷場。剛鐵棟老哥也來了,加上文靖,才聯絡上的台北空小的吳修浩,他家就在旁邊,是唯一的走路來的。台北33屆的朱力揚,上次看到他帶一個“愛拍的”,這次帶來一個“奶他不可”小小的比“龍頭不可要輕便!他這次做空軍歷史的網站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松滬會戰,814等都已經雛形咋見,很不錯。這一桌再加上那位棄我而就酒的逯均,酒友劉天然,朱勞歌,周建忠也跑不掉,是無酒不歡的。最擠的一桌,有強尼走路和中國的瑯邪酒供我們小酢。

再隔壁桌是這次的主角梁浩梁薇兄妹,他們熟悉的王莉莉,歐陽淇瑩坐在一起。金世平是這次的主持,雖然如此,還是少話多行動,收錢記帳都是他。晚到的現任空小會長黃燕華和她先生是由爾灣來的,熱心的沒話講,當然這位保鏢兼司機的姑爺是我們都豎起大拇指的好樣。

采味樓生意還是不錯,人來人往的,我們在左邊的包廂享用了一頓愉快的晚餐,中間小歇時候,一堆鬧哄哄的出去哈根草的,回憶回憶小時候的情景是好的回憶。可是是不好有害身體健康的榜樣,這一點可能改變的話就更理想了。。。。黃會長也利用時間簡單的介紹一下未來的活動,希望大家參加合唱團,楊前會長也介紹來台灣參訪團的事,發送來一些空小會刊。

中間還有一個小插曲,一位在外面進餐的朋友讀過空,也來報個到,他算是台北空小31屆的李啟康!

酒足飯飽後,我們提議去第2 攤,到LiveOak上的水晶俱樂部唱歌跳舞,一人8元。結果在周建忠老鳥交涉下,我們去了19個人,總共100元。聚餐時還有剩下這個錢,所以沒有去的人就小吃一點虧啦。玩到12點,據說如果再不回家的話,所有的南瓜都會現原形,所以,依依不捨的珍重再見。

結論,所有外地的朋友,如果有空來南加州,給我們捎一個信,也讓我們有一個藉口呼朋引伴的樂一下。

Wednesday, February 9, 2011

朱令的悲劇--鉈中毒

朱令的悲劇

牛澤西傳來有華人因為鉈中毒而亡的新聞,而且死者的高學歷太太具有重大嫌疑。真是令人扼腕長歎 ,他們還有一個2歲的小孩,家破人亡,真的是何苦啊。

魔鬼入侵是我們沒法抵抗的孽障。一念之間世界就不一樣了。為何有些人就比較抗壓,有的就不計後果的我行我素?恨是魔鬼的利器。也是那些喜歡脊樑挺起來硬起來的武裝力量。看來是無法消除的東西。然而,加諸恨到曾經自己最愛的人身上就好奇怪了。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吧。我們的教育,訓練可不可以把他的影響降到最小呢?

正在看相關消息時,居然看到1995年另一位清華大學的女同學朱令被下毒,或是投毒(投毒是投入毒藥吧)。至今人生全毀了。雖然沒有死去,半植物人的樣子,好讓人心酸啊。愛她的年邁雙親還在那撐著。想到台灣的王曉明事件。那位儀隊指揮,豆蔻年華的女子,一下被車撞成植物人,父母照顧她一輩子都先後走了,還好還有兄弟姐妹照顧,直到最近才真的過去,近50年臥病在床的日子啦。坊間也有許多傳言,可是,不管怎樣,要無辜的年輕人受苦是沒有道理的。上帝愛我們嗎?不愛的話就不管嗎?有信才愛嗎?

這位朱同學可是一定被人投毒的。嫌疑最大的一位被警察單位以證據不足沒有起訴。以威權體制的辦案效率來看,當然是許多人起疑。當事人在事發10年後,寫了自辯書放在網絡,謠言說她特地的請人發言支持她。看來是該是千元黨以上的圍事。迄今又是好幾年過去,看來是一樁懸案。不明白的是清華大學居然不負起一些責任,延誤,誤診的協和醫院也是。至少要負責維持朱令的看護,複健等事吧。而且她沒有兄弟姐妹,她的父母還能照顧她多久呢?

公平是很難普偏存在的,程度大小罷了。一個太沒有公平的社會是不好的,許多那時候的調查,診斷記錄也不是國家機密,公開會影響啥呢?小老百姓的疑惑越積越多。也許可以說世界上是一大堆懸案,如台灣牽涉到刺殺最高領導的案子都破不了,一堆陰謀論只有撕裂社會,造成怨恨。雖然是一個小案子,也要不遮掩啊。

看到美國這一對人人稱羨的夫婦鬧出如此的悲劇,他們的年齡也和朱令差不多,想像中如果真是太太下毒的話,會不會是受到那個案子的啓發呢?暴耒不祥的事如何去防止呢?真的是此題無解啦!

Monday, February 7, 2011

百花迎春

春晚後面的一些晚會如百花迎春,我正好也瞄到了,鏡頭會轉到許多參加人的容面,陳寶國,馬景濤,。。。等,彭麗媛這位未來的夫人也露臉,很有趣。

節目里老藝人都可以露面上臺表演,真是老少都照顧到。年輕的姚晨也有一個單獨歌唱的節目,唱的挺好的。

充滿了党國一家的意識,要唱---握住百姓的手就握住江山,握住春秋,百姓握住你的手,他就握住幸福、握住锦绣!--附帶的把歌詞放在後面。這種以民為主是沒有錯的,加上跟著偉大的導師得到幸福,是某些時代的想法,讓人無可厚非。對於遠離那個時代的人,只是覺得各個不同的意識形態的人差別會那麼大。也是一種代溝吧。

除了這些外,還有更8股的東西,太陽溫暖等詞可不少見!國共一家真是親!可是國民黨已經奄奄一息了。裏面節目一個接一個,沒有太多主持人的旁白也蠻不錯的。尤其老是那幾個人。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人的先入為主觀念是難以改變的。

其他片斷還有好些感人的東西,如讓陳凱歌上臺說個簡短感人的小故事,祖母做的福建長樂紅槽肉的故事。我們對祖輩的懷念可是無人可比。如果他再講幾句福州話或閩南話,四海歸心就太棒了。

我们紧握手-----
作词:郁钧剑
作曲:孟庆云
演唱:郁钧剑 张 也 佟铁鑫 汤 灿


郁钧剑:你紧握工人的手,涌动江河的暖流
战士们紧握你的手,祖国母亲在心头
张 也:你紧握乡亲的手,带来大地的问候
建设者紧握你的手,酿造小康香甜的美酒
吕继宏:你紧握孩子的手,放飞理想希望
改革大军紧握你手,科学发展复兴路
汤 灿:你紧握老人的手,倾听柴米盐油
各族儿女紧握你的手,和谐花开满神洲
合 唱:你与我们心手相连,我们与你风雨同舟
你与我们心手相连,我们与你风雨同舟

你紧握百姓的手,就是握住江山,握住春秋
百姓紧握你的手,就是握住幸福,握住锦绣

Sunday, February 6, 2011

2011年2月6號老人院慰問

2011年2月6日

大年初三時節,這兒的大專校友會組成了敬老慰老的活動,是由我的母校校友會主辦。會長通知了我們,也就欣然興沖沖的前往了。

大專校友會的組織部門自己也有10多個人支援,其實是根本的主角,我們母校人少力微,當然很感謝他們行政團隊的全力支援。聯合會的會長史廼麗平常就是那的常客志工,也知道老人們想些什麽喜歡什麽。

她事前就已經幫忙得很透徹,先是募捐了近千元作為發給老人的紅包及慰問金。還募捐到好多圍巾,是一位輔仁大學校友陳玲華送的,還有數十位校友表演歌唱跳舞給老人家看。我們東海的是由夫婦擋李幸陽彈吉他,王立找歌詞歌譜,我及會長負責吼叫。另外有兩位臨時有事,未能參加。可是有那麼多別的學校校友幫忙,一切也是那麼的順利。史會長是功不可沒的。

我10點到,他們已經在帶長輩們做些健身操了。其實只是手動而已,他們都是坐著輪椅來的。一首YMCA比手劃腳的讓他們能動的願意動的,由我們的幫助下,動一動。工作人員幾乎一色的黃運動衫啥是好看。另外一首我不曉得曲名的英文搖擺歌,大家都興趣盎然。接著這兒的貓王羅再陵演唱好幾首,空軍官校田會長也唱了些。然後還有幾位辣妹級的校友熱舞一番。我們的吉他演唱,臨時選的Today,DonaDona,Puff和CountryRoad, Take me home.後來有同學反映,會讓老人家想回家因而傷心就沒有料到了。接著帶他們玩氣球當排球的遊戲,主要是讓他們動一動吧。最後就發紅包,圍巾,皆大歡喜!

開頭時我還很不習慣,臉上想要弄一點笑容都不容易。長輩們的情況大都是不怎麼好。也聯想到將來的我們。幸好學妹王立是社工系的,很有經驗。我偷看著她們,一個個的去和老人握手,講幾句話,還可以學做,沒有問題。一開始有點僵硬,慢慢就自然好多。他們是很高興有人互動。幾位聯合會的女生都很能做到這一點,咱們大男生就有一些害羞。裏面華裔的不多,可能和我們的傳統觀念有些關聯。其實,只要不給子女添麻煩,我們住那是絕對沒有啥問題。那些所謂“不孝”真的是不能只看旁人的記載,背後的許多原因是非當事人不能知曉體會的。這家療養院的幾乎都是行動有困難,殘障的長輩。社會是要負起許多安養的責任吧。有家人照顧是很幸福,沒有還有社會的照料也不差,完全沒有所養就令人難過了。

快12點時結束了這趟慰老的活動,帶著一些感想回到家。正好看到一段訪問大陸老學者師昌緒的片斷。他是一位平和的老人,當初留美歸國后,不可例外的受了許多苦,還想過自殺。可是還是不記仇。他的不攀比概念可是最值得提倡的人生觀。自己如果常常在心中攀比,不滿足就不可能快樂。弱勢的團體人們是至少能有安養照顧,基本的人生目標要滿足。這些年近古稀的老年人是不會去比啥的,可是我們後輩自己不是一再的攀比呢。有的人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影響那些懵懵懂懂的人。我的意思是不管如何,別輕易的批評那些看來造成悲悵的人與事。把長輩送去療養院是很不得已的事。有能力,多去關注他們就是了。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