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3, 2015

竹軒聚餐

竹軒聚餐

這個週末我們回到了久違的竹軒上海本幫菜餐廳聚聚,也是2015年朋友們第一次聚會。我們這幾家聯誼了幾年,人數有多有少,不過那種情誼和凝合力是溫暖在心頭。

這次更高興的是找到同學李雲志,她是三岸四地到處跑,很難找到。我那天在微信上突然看到她敬祝聖誕新年的訊息,一問她在洛杉磯,馬上邀約她一道聚餐。她也都認識我們其他的飯友,以咱們母校空小為主,然後邀到她護校的同學,也是我們小學同學陳寧。上次聚餐她告知換了工作和休息日,週末空閒時間多了。又找到比較少來,全力先控制脂肪肝體重的陳君愉同學夫婦。他們最近恢復許多社交活動,這次可以參加。加上逯均,朱勞歌,左傑靈,吳仲蓉等學長,算算可能要14個人咯。遺憾的是左學長的伴前幾天食物不適,他不克前來。逯夫人也感冒,我們還是有11個人。

我們訂了餐廳的一間包廂,到了時間,大家陸續到來,可是李同學一直沒有出現。我查了電話,原來她走的高速公路塞車。本來要打道回府。我請陳寧和她通話,她決定繼續走地方道路來,她住核桃市,那裏本來西向應該不塞的。結果她換上山谷大道,我大略告訴她如何走。可是菜都快上齊時,她還沒有到,聯絡下原來她下605走活橡樹路時,開到反方向,糾正後,我們菜來齊了,還是沒有蹤跡。再聯繫時發覺她轉Peck路時又反了往南走。終於我家領導出面,一連指示下,同學終於大駕光臨,已經遲了一小時。我們有留菜,再請廚房把鮮篤仙湯熱了。還有甜點沒有上。我們還是一個好的聚會。

當然,李同學樂天知命的個性讓我們也感染了。她絕不抱怨我沒有給清她餐廳地址。其實我是要給她的,可是一忙,發給別人,就是漏了她,其實好像只有她需要,其他幾位都來過的。再來是我手機突然出了狀況,4g的功能沒有,可能是誤按那一個鍵,我一直沒有修復。後來發覺她電話老就在我手機接觸人名單裡面。總之,諸事不順,就造成這種結果。

我們帶來兩瓶蠻好喝的紅酒,酒酣耳熱時大家會耍耍嘴皮。今天出這個意外,材料可多了。不過席間朱學長是碰到對手,他怎麼說,李同學就怎麼應回去,平常會多說話的逯學長今天沒有好白酒,沒有什麼激素。吳大哥非常文質彬彬。何大哥說起他做的酒釀可是讓大家眼睛一亮,那麼難做好的東西他就那麼在行。

聚餐結束後,告別大家回去。我們請遠道又遲到的李同學到家裡坐坐,又邀了陳寧。因為她們和家裡領導姐姐都是同學。聊聊私密話。結果當然是聊了小孩話題最多。我們下一代的許多行為價值實在和我們有差異。李同學孫子最大都上小學了,二兒子媳婦非常喜歡美食,有空做啊弄的,是他們下一代的興趣。不過她吃他們料理過的好牛排,不沾料,血水不出來的吃,確實好吃呢。好像現在小孩都差不多。陳同學女兒結婚可是喜歡養狗養貓,一直沒有養外孫。我家一個是非常圓滿,三個小蘿蔔頭帶來太多歡愉。一個雖然有要好女朋友,可是沒有意願短期結婚。我們也急。還是急不得的。兒孫自有兒孫福。還有她們倆個夫妻常常因為工作關係在不同城市,那種家庭的感覺也讓我們家領導堅決不要我去外地工作的概念不一樣。不過大家都慢慢步入退休年紀,外面職場事變成沒有那麼重要也是真的。反正不論怎麼樣,我們把自己照顧的好,比什麼都要重要。到了11點大家才結束,希望下次再聚了。

Tuesday, January 6, 2015

空小聚餐2014-12-30



在洛杉磯的中華民國空軍子弟學校的校友非常多,每次聚會,參加人數也是多,不過因為各人時間忙碌程度不一樣,光是一年一次有些人就有向隅之憾。這裡的周建忠學長就熱心的舉辦每月一次的午餐會。讓大家無拘無束的聊聊,沒有其他特別的目的,這一年多以來,每次都有5,60人參加。開頭是在一家叫上流食府的,一人連小費才7塊。我碰巧工作比較輕鬆,去了幾次,後來就分不出身來。不過還是關注這個活動。

後來聚會地方改在888海鮮酒家,也試著在周六中午辦了一次,方便還在上班的人。那一次我有參與,和失聯好久的同學李汝政見面,相談甚歡。他記得的東西和我記得不大一樣,有互補功能。我們應該一,二,三年級都同班。我們對可愛的女生都記得清楚,他尤其記得桂鴻瑞的腕力贏過他。其他如馮安琪,袁艾玲都知道。目前他住千橡市,有點遠。他視力也不好,晚上出來不方便。所以這個中餐會最適合他了。

匆匆又是一年之末。今年最後一次是12月30日。本來我們要出城去度假,不克參加。結果家人生病,沒有去旅行。我就趕上末班車,和大家見見,互道珍重。由於在臉書上都有資料,看到我們同屆的吳慶也要參加,原來就有的王麗平,李汝政。我再聯絡了一些,使得我們台北空小32屆的有8個人參加,算是小同學會了。

當天人慢慢到齊,共有64人呢。我們那一桌和桃園空小的楊國平學長,一位空軍子弟謝婷芳,一位朋友吳亞倫。其他有同學陳君愉和先生何大哥,张燕及季慶盛。本來他哥哥季慶平一道坐,另外一桌把他拉走,一位年輕的懷生11屆校友趙善儀正好認識陳同學,就一道了。大家天南地北談天說地,好不熱鬧,

今天有一桌以左學長他們那一屆為主,他昨天才由台灣回來也參加。一桌應該是以台中空小為主,我認識的台北韓學姊,吳叔梁學長。空小同学会长杨贤怡学長,應該和他們很熟了也在那。一桌是葛光豫大哥和他哥們丘鎮平,我臨時找來,和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吳仲蓉大哥和向船超老哥就在那裏,哥兒祿均帶來一瓶威士忌,助興,韓裕嘉學弟,朱勞歌學長,還有季慶平就湊在一起了。最後一桌應該是同學王麗平和她朋友家人一起的,召集人周學長和領導徐蓓蓓招呼大家,幫忙照相,不亦樂乎。

       我享受這些時光,想到台灣來美國的這批人基本都50多了,老成凋謝的越來越多,沒有見到多少台灣年輕一代再來美國奮鬥的。也是因為台灣民生富裕嗎?看到那些薪資又不像啊?可能原因是以前讀書或者做生意的父母都拜經濟發展的好處,有些積蓄,可以幫助小孩有地方吃住。而且許多年輕人遊學成風,到外面學個一般般的英語,自己打工或者花費父母積蓄。那些父母本來就處於弱勢族群的小孩,根本想都不必想出國這些事。加上少子化,出國做事的當然少了。倒是大陸人一波又一波的來,富的窮的都有。

每次談到台灣,我們成長的地方是聊天的主題,也都充滿無力感,還是把杭州當汴京,自求多福唄!

2015 的第一場聚餐 1-4-2015

2015 的第一場聚餐 1-4-2015

現在網絡發達,有時不小心就知道朋友的訊息,對我喜歡知道的更是容易得知。當然,你不貼東西,別人是沒有辦法知道。既然貼了資料,應該不會不願意我們跑去碰碰面吧。這就是這個週末咱們干的事。在臉書上看見在紐約的朋友到洛杉磯來,正好轉到我住的城市附近一家有名的小吃。一方面想看看網絡是真的確實反映時間地點嗎?

果然不錯,到了那家餐廳,朋友一家四口還在,不過正好要結賬了。閒聊一下,知道他們週日晚有空,我們就再聚聚吧。於是拿起通訊錄想要打些電話,找朋友那一屆的同學。不過一想,不必如此突兀,就找一些熟識朋友不就好了。有些好久也不見的,終於,有11個確定,3位不一定的。我們覺得在阿汗不拉市的王品201餐館還不錯。就如此決定了。

晚上6點半,我們陸陸續續到,這次最終有13個人參加。我們定了318元的和菜,另外加了幾道,結束時一人要攤35,而且兩位客人都掏腰包,他們說,不要給他們壓力,如此,每次來都願意參加大家的各種聚會,如果把他們當成客人,反而使得他們不敢找我們呢。。。非常得體而且適宜的話,以後大家都如此就最好了。如果是特殊狀況當然例外。

這次有趣的是咱們坐法有點如果小學上課,男女幾乎分邊,一邊是林惠,郭應蓮,歐陽琪瀅,陈宁,周迪,韓芝祥,一邊是郭安民,周建忠,季慶盛,逯均,朱劳歌,左傑靈,我,還好我為了給家裡的服務,把位子插過去,打破男女一邊一國的狀態。

聊的話題也是不同,女士們那裡周迪可是主講的,說兒子這些年的動向,大家大都有小孩,都遇到許多同樣問題,如何就業,認清自己,發揮專長。我們2007年和郭家在亞特蘭大喬為智家相識,他們和才女都帶著小孩一道,成為好朋友,如今,人事不再一樣,大家都有點唏噓,不過,幾位小孩都至少上大學了,人生,就是不斷的前進啊!

男的周學長被頻頻問話,都是許多葬儀的事。也證明我們有年紀了,生死本來就是人生的課業,聊聊也沒有覺得特別。主要是關心美國海葬的規矩,還有樹葬啊等越來越多人選擇的安葬方法!學長業務上有處理這些事。還有是如何把親人大體或者骨灰運回美國安葬,這些現實上有許多需要,我們許多定居這的選擇遷葬親人於這裡美麗怡人風景的玫瑰崗。如何過海關,各種手續就成了話題。確實,移民在外,如果清明時節可以就近探望先人墓地多好。而且,許多我們這幾代已經奔波各地,沒有一個可以算祖墳的地方。大陸的已經不知去向,台灣的也是飄搖中。至少,近幾代的親人可以就近照料吧。記得以前我母親放在陽明山的靈骨塔那,陰深灰暗,節日又交通不便。爺爺的還可以,在碧潭的空軍公墓,可是後來政府不注重那裡的保養,每次回去,看到荒煙蔓草的都很難過,所以我們就都遷來洛杉磯了。那已經是10幾年前的事。目前,同學朋友有福氣的才漸漸遇到這個問題。。。。

除了這些,逯兄帶來一瓶紳士威士忌,我帶了皇家皇冠威士忌,外加一瓶甜酒。我們都有嵇康之風,杯觥交錯,好不愜意。老闆娘蒙妮卡也是海量,請她喝可是小兒科,要金門58度以上的才過癮,我們男的都輸了!她以前開了好幾家店我們都有去過,時光真的是飛的一般。就如此那樣,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對了明晚,建忠學長邀約大家去他參加的一個美國人,白人居多的石匠俱樂部晚餐繼續,我已經有約就下次再去了。

Thursday, January 1, 2015

2015鄰里遐思



剛才把我們家的菲迪接回來,我們出去度假時都寄養在一位朋友那裏,他們已經養了幾隻狗,孫子在讀小學,正好給他一些小紅包,請他照顧。這次去鹽湖城和本來要去的溫哥華,10幾天的時間,雖然取消溫哥華之旅,可是大家都生病,所以直到今天才接回來。兒子他們又出去跨年慶祝。我們雖然有人邀約,不過已經體會了健康第一,還沒有完全痊癒就安靜一點,免得傳染人家或者被感染。

所以,我,家裡,菲迪就在家跨年了,想起了那首老包的歌,Me and you and dog named Boo,還真有一番風味。

晚上,冒著華氏40度的溫度,帶著咱愛狗巡視一下我住的社區。讓他也感受一下新年聖誕的氣氛。畢竟好久沒有遛狗了。繞著鄰居街廓,由二街到六街,我們是逆向走,因為到了小街諾曼,那裏沒有人行道的。卡米諾和二,六街大點的路都有。我喜歡人行步道,多些安全感。每天天沒有亮上班時候,看到許多晨走,跑步的人在車道上,非常危險。有人帶手電筒,或者穿了反光衣服還好,有些沒有的,我車子經過都會嚇一跳,還好都沒有撞過,多危險啊。他們安全意識怎麼這麼薄弱?

不過,越是高級的住宅區人行道反而不多,我住的城市在210高速公路北邊是最好的,地大,宅豪,房廣,社區裡面就沒有人行道相連,那也是一種生活型態吧,他們應該不希望大家都可以在他們的區域隨意倘徉,他們對私密性要求比較大。我們住南邊的略差,雖然房子基本也是百萬起價,一些新的,4,5千平方英尺的面積的也要2,3百了。老房子拆掉建新的處處都有。這裡大路才有步道在旁。我非常喜歡這種又不和鄰居隔離,又有自己私密的居住環境。遛狗時,觀賞鄰里風景,有濃濃的歸屬感。

我們今年最後一天晚上照著例行道路走著,看看鄰居的聖誕擺置。發現好多豪宅反而黑黑的,什麼裝置都沒有。倒是有些老房子裝飾得喜洋洋,回想起來,也真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則呢。當然有幾家大房子每年都有燈飾,為數不多。我家旁邊有許多新蓋的,賣了後就完全沒有裝飾。也許常常空置在那,也許不覺得要裝飾。想不太通啊,花一點點錢就可以,為何不做?我家沒有那麼浩大的聖誕燈飾,不過也點綴點綴安裝了些。比照那些完全沒有的,內心總有一些遺憾。還有幾家把窗簾打開,露出客廳的聖誕樹,總之,各種方法,讓我們在冬季感到一絲絲的溫暖。

也許就是一種文化認知不一樣吧,何必花功夫讓別人爽?其實自己看到每晚洋溢著節慶喜氣的環境,自己也應該非常爽吧。記得台灣剛有錢時候,貴的酒供不應求,家家有個酒櫃。有心人那時提倡每家都做書櫃,多多買書,用書來提高大家生命水準,不光是炫富。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現在大陸也是有過之而不及。中國人太實際,對精神的追求不足。。。

終於遛狗完畢,也在心靈上洗禮了一番。對社會大勢我們實在力量微小,不過,希望還是努力不懈的觀察,思考,反省。把自己的心路歷程紀錄下。不是那麼確定世界如何走向,或者追求真理一定會有結果,追求大同世界還是根植在我的心中啊。朋友捎來很好的心靈雞湯,附上希望大家不失赤子之心,也能隨意而安。有個平安的2015.



Sent from my 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