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2, 2015

2015-4-17喬同學來訪

喬同學來訪
咱們小學,大學同學由亞洲公幹後要來洛杉磯探訪,他在“淪陷區”憋了幾周的話應該可以盡情傾吐了。我們樂得有機會大家聚聚,就這樣大家在網主周建忠召集下,週五888餐廳聚餐。這次通知大略是用電子郵件,臉書上登登, 我發了電郵給我們台北空小32屆的同學。看來效果不大。還是平常就有接觸的一堆朋友一吆喝就來了。大家聚聚,其樂無窮。

週五到了,我們這就來個共乘,如此可以盡情喝喝,逯均帶來了單一麥芽的威士忌,吳仲榮大哥一定有紅酒供應。不過他是和住在聖馬力諾的金世平同學夫婦一道。人陸陸續續來了,也有幾位好久不見的同學出現。晚餐一人才25刀到底,不錯呢。喬為智和他大學同學方國俊夫婦一道來。我是最近半年才熟悉方同學的,以前他住阿汗不拉,所以聚會容易,現在他為了小孩上班方便搬到機場那的英格塢,難得做喬的司機兼保鏢過來。方夫人是第一次見面,非常佩服她前幾年去堪薩斯那裡修個學位的精神,一般人辦不到的!我們台北空小同屆來的不多,張燕本來不一定的倒是早早到了。非常難得,因為一般她是熱衷有意義的政治活動,對吃喝不感興趣。可見喬導的美麗,。。哦是魅力啦。
我們這一桌還有莫立鈺學姐,她做會計師剛忙完報稅,可以輕鬆一些。崗山空小韓芝祥這位我們老班底,吃喝跳舞有份的好卡的坐在我家領導旁。今天網主的壓寨夫人徐蓓蓓居然分身有空,也是她服務的希爾頓酒店最近漲價後,工作比較少一些的關係?不得而知,猜猜囖!以前看她週末都忙得昏頭轉向,絲毫沒有休息,總是聚會快完時來打個招呼。健談的她使得我們這一桌蓬蓽生輝。哈哈,我試著文雅用些成語,怎麼都怪怪的?

另外一桌是寨主坐鎮,陪著主客,許多同學是常參加空小中餐會的,桃園空小的楊國平學長,嘉義空小的朱麗麗,她還特別把家裡院子的琵琶摘了一大堆過來,感謝。還有背起一個很不錯的單眼照相機,把個小的她壓得不勝負荷狀。她謙虛的說還在學習。聊到她最近發生意外,頭破血流的都驚訝極了。幸好一切無恙,看來生龍活虎的。還有一件驚訝的是她居然和舅爺陳宗禹來,這位爺還真和我們差不多大,是輩分大啦。也是午餐會的忠實粉絲。常和楊學長一道參加。另外來的是三位靚麗的學妹級的,一位粹剛國小,就是以前台北空小的分部畢業的彭毓文,好久不見,她依然是容光煥發。一位歐陽大膽,偶,是琪瀅啦,那時候不知是豬頭還是魚頭,反正都有頭,沸沸揚揚的給她取了這個外號,難得她教完課趕來聚聚。最後一位是屏東空小的王貝蒂同學,使得咱們的吳大哥趕快去套關係,他也是屏東空小的,不過當吳大哥說他是民國41年就畢業時,我們都豎然起敬,現在,上下15歲都似哥兒一般。席間東岸聯邦大員梁浩來電,大家順手聊了一圈!



好了,人物介紹完,談談大家的聊天。內容當然以養身遊樂為要。張燕還當場教大家氣功呢。不過我老覺得她說這隻手練了後手指會比較長是一個花招。手掌比較時差一點移位就看起來比較長呢。
吳大哥非常欣賞金同學帶來的紅酒,也在打聽哪兒有。
然後說到個子大的山東人,逯均個大,嗓門也大當之無愧!居然嬌小的王莉莉同學會是山東人,還特別說山東人也有不高大的。。。所有劃分什麼人怎麼怎麼的話最好加上一個。。。大多數!或者我看到的好像如此, 如同外國人介紹好東西都會說。。。這是最好之一!避免大家爭執,你有認為最好的我也沒有貶抑啊。這種政治語言,大家都要多學!
我則和莫同學對台北的政情有不同的看法。還杠了一下。不過也讓我思考,柯皮還是有魅力的,讓學姐對他有那麼多的期待,也是他這次席捲85萬票的原因吧。這些看法不是聊天可以改變,也不必要以為自己一定對,雖然,我們這種背景的大多不喜歡柯皮!就靜待時間來證明吧。何況,咱們都已經離鄉背井,浮於海的人。如同在網絡上,我們往往喜歡和自己價值觀相近的互動,也許就加深自己的偏見。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支持號稱不計黨派,揭弊興利的人呢。不過,我是看不到那些功夫。看到的是以一己的好惡,傳播不正確的資訊給大家,三億男就是一個鐵證。也許,他會真的揭了弊,然而是別人的貪贓枉法,還是法匠的小鼻子小眼睛式的法條解釋呢?台灣的法律常看什麼人來用啊。簡單的說,我概念的建立就是認為不可能以前的掌權的就是毫不關心人民死活,肆意的圖利他人吧?

如此這般,我們和和氣氣,聊東聊西的,時間過得真快,快11點才結束,下次再見咯!